目前分類:剪報八啦八啦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2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台灣映像」入選影片公佈
 
2012第八屆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將於10月19日至10月28日,於國立台灣美術館、臺中市立大墩文化中心與萬代福影城播映,本屆「台灣映像」單元共收到超過200部紀錄片報名,今年入選影片為20部,包括2011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兩部紀錄片羅興階、王秀齡的《爸爸節的禮物-小林滅村事件首部曲》、黃信堯的《沈沒之島》以及獲得2011金馬獎最佳紀錄片、2012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姚宏易的《金城小子》,皆在本屆「台灣映像」單元中共同角逐台灣獎。 
本屆「台灣映像」單元中,20部入選作品令人眼睛為之一亮,除了有在國際屢次獲獎的紀錄片作品之外,也包含新興導演初試啼聲的作品。入選影片內容如下:重現台灣人文藝術價值,李中的《蘭陵劇坊》除了訪問當時創辦劇坊的吳靜吉博士外,在當時解散後團員各自自立門戶,如今皆是在劇場表演藝術上大放異采的大腕;諸如金士傑、李國修、趙自強…等皆在訪談中暢所欲言當年的瘋狂行徑。 
在家暴議題的主軸下,郭笑芸的作品《與愛無關》描繪的是家暴下婚姻情感的關係,以往紀錄片多以女性觀點下著手,《與愛無關》大膽以「施暴者」的角度,拍攝出施暴者在施暴後心理上的糾葛與衝突,深入地去看婚姻維繫的黑暗面,鄒猷新的《阿鼻》,紀錄原生家庭父母從小對立,以致導演從小身心靈飽受不安所折磨,大膽的以第一人稱的角度紀錄家暴,從影片中可深刻感受出拍攝當下的憤怒以及控制不住情緒的爆發。 
「家人是最沉重的負擔,即使你愛他們…」;洪榮良的《阿爸》紀錄了父親是寶島歌王洪一峰,在父親的光環下,突顯出明星家庭背後三個兒子不同的心路歷程,父親在成就事業與家庭的兩難下,到最後兒子只剩下被遺棄的感覺,一場演唱會,竟發現原來對父親是如此的不了解;而楊力州的《被遺忘的時光》則描繪被安置在安養院的失智老人,雖然得到完善的照顧但缺少親人在身邊的關懷,當腦海中依稀記憶起過往的回憶時,一場現實與心靈的交戰,又再一次的開始;沈可尚的《非特男人》則是刻劃一對無法溝通的父子,卻是一輩子的相互依存,兒子的自閉症讓父親肩負起各種角色,「他」無法與這個世界溝通,「他」只好想辦法搭起這個橋樑。 
《慢別書》意指緩慢的告別,面對父死母癌的現實,導演陳怡分紀錄一路走來的心理調適歷程,一方面陪伴母親度過傷痛,一方面也放慢角度誠實內視自己,透過一封封短箋,同時也療癒了心靈的悲慟。 
李靖惠的《麵包情人》則是以思念作為出發點,新移民來到台灣做為一個看護者時,面對遠在不同國度的家人,無法親自陪在身邊,只好將思念化成工作的動力,與被看護者之間存在著微妙的相依存關係;而新銳導演林郁盛所執導的《微時》寫實的描繪出新移民剛來到台灣工作時魂牽夢縈的情愁。 
台灣的影像工作者除了紀錄各個不同社會家庭議題外,本土草根的特色在本屆也是不可小覷的一環,呂登貴的《好命唸歌詩》讓人為之一亮,紀錄台灣南部的一個鄉下小孩,他心中有著讓全民幸福的使命,於是走唱足跡遍佈台灣各個角落,豐富了生命,也吸引了一群認同他的人,與他的「打狗亂歌團」一起走唱人生。周東彥的《時間之旅》則是記錄著一個從小練馬戲特技,在26歲時發誓要賣藝環遊全世界的人,導演紀錄他五個月環台倒立計畫,並從紀錄過程中讓觀眾理解他倒立的動機;即使是一個不起眼的老街巷弄,卻生動上演著一輩子的起落,黃庭輔的《島》則描繪金門的巷弄中一群彷彿被時光遺忘的人們,伴隨著日升月落不變的節奏,如同一部電影,幕起也幕落。
 
正義最終會還給你一個真相,李惠仁的《不能戳的秘密》如同現代版的包青天,2004年台灣首度爆發H5N2禽流感,官方堅稱是侯鳥傳染給雞隻,但真相卻被「所謂的」專家學者所掩蓋,加上政府自導自演如同世紀大騙局般唬弄人民,導演長達六年時間抽絲剝繭全台灣,當真相呼之欲出時,正義終將得以伸張?李力劭的《邊城啓示錄》則是紀錄當年國共戰爭失守,一群從雲南撤出的國民黨部隊為了一張密令-等待時機,反攻大陸,一等就是50年…如同電影「異域」般的孤軍,被遺留在世界的角落。 
重現文學藝術價值則有陳傳興的《化城再來人》,描述詩人周夢蝶一生的傳奇故事,導演以不同角度紀錄周夢蝶的生活,試圖拉近詩人原有的距離感以及神秘性,呈現其有情的多面向;林靖傑的《尋找背海的人》紀錄現代主義小說家–王文興,透過鏡頭讓觀眾看到創作中的王文興不同的樣貌,對於他的特異獨行,王文興解釋道:「我不是標新立異,而是絕處逢生」。 
本屆「台灣映像」單元中的台灣作品將一起共同角逐「台灣獎」,接續將評選出首獎一名、獎金新台幣20萬元,評審團特別獎一名、獎金新台幣10萬元,敬祈觀賞。
 

south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夜台北首映 

(中央社記者鄧愈馨、陳亦偉台北13日電)

        以古都台南為主的城市美景電影「夜夜」,導演黃玉珊今天在首映記者會分享帶領南方電影工作坊電影培訓班成員,完成電影夢。男女主角李國毅林涵重現電影中成年禮儀式。

        黃玉珊表示,電影有輕南重北的跡象。南方電影工作坊這個設計,使中南部對電影有熱忱的人,較有機會參與製作,專業電影人員帶領他們共同投入製片。

        「夜夜」電影是由6名知名電影人,擔任課程指導。並由工作坊成員構思劇本,黃玉珊執導,帶領新生代演員與工作坊成員們,培養以獨立製片方式,完成以台南為主的城市美電影。

        成年禮是台南特有傳統習俗,李國毅與林涵,現場穿戴傳統成年禮的帽子,從桌子鑽出,示範成年禮儀式。雖然他們早已過16歲,但是成年禮對「夜夜」劇組而言,象徵電影、演員、工作人員的成年。

        李國毅與林涵表示,導演對他們來說,就像是具文藝氣息的媽媽,像仙女下凡。兩人也很默契的答說,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是在天台喝酒,突然下起雨,本來有吻戲,但是拍夜夜是兩年前,當時就像個小孩,因此不好意思而作罷。

        電影「夜夜」首映會,今晚630分在金車文藝中心,免費播映。導演、編劇、演員,放映後將與觀眾暢談,電影製作的實踐之路。980813

WUWE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夜》:熱血電影青年的成年禮

夜夜記者會  

    在電影《夜夜》中飾演一個在古都漫遊的神秘女子,從賣座國片《雙瞳》嶄露頭角的林涵、和在《單車上路》中有優質演出的耀眼新星李國毅,兩人昨(8/13)日在電影的北部首映會暨電影成年禮儀式中,分別戴著由台南天后宮提供專程北送的頭冠,在知名導演黃玉珊的引導下,鑽過八角桌完成「做十六歲」、「轉大人」的儀式,象徵長大成人,今後要擔負起熱血電影青年的責任。《夜夜》的編導顧問李祐寧,新聞局電影處副處長田又安、和國家電影資料館館長李天礢,出席了這場在金車文藝中心舉行別開生面的活動,大家都盛讚電影劇情融入成年禮和戴精緻頭冠的巧思。  

  

    新聞局電影處副處長田又安表示,本次人才培訓計畫,特別參考專家意見,讓學員實際跟隨參與影片計畫的拍攝過程,以幫助他們技術與經驗的成長。她並特別感謝黃玉珊老師在有限資源下,不辭辛勞的帶領學員們完成本片的拍攝。由於《夜夜》的成功,田副處長還預告,明年新聞局振興電影產業旗鑑計畫,會讓更多的電影新進學員實際跟隨業界知名導演們,拍攝更多作品,以達到培植台灣電影人才的目的,希望大家積極參與。   

   

    《夜夜》是行政院新聞局和國立台南藝術大學合辦的南方電影工作坊電影人才培訓班,以獨立製片方式完成的首部劇情片。由知名電影人包括黃玉珊、李祐寧、蘇照彬、陳齡慧、林育賢、劉芸后等擔任培訓班課程指導,工作坊成員構思劇本,並由黃玉珊執導。電影呈現了不同世代的感情觀,以及細膩描寫古都台南的城市人文美景。《夜夜》由新世代亮麗演員林涵(「雙瞳」、「夏天的尾巴」)、耀眼新星李國毅(「單車上路」、「蜂蜜幸運草」、「比賽開始」)、以及泰雅族原住民演員安代梅芳(「插天山之歌」)擔綱演出。   

    協辦本片推廣的國家電影資料館李天礢館長表示,《夜夜》的完成與此次人才培訓計畫的成功,也正是學員們投入電影的好時機,因為海峽兩岸電影未來交流會更開放,末來不論在資金的投入及創作各方面皆前景看好。另一位南方電影工作坊計畫的編導顧問李祐寧表示,他樂見新聞局振興電影產業旗鑑計畫,能培養更多的電影新進人才,拍攝更多作品。 

 

    在台南耕耘電影教學多年的導演黃玉珊表示,此次拍片的計劃接近青年片廠的製作模式,資深導演扮演的是褓姆的提攜角色,有鑒於早期電影資源集中於北台灣,此次成立南方電影工作坊,目的是成為從獨立製片到電影工業的推手,使中南部對電影有熱忱的人,較有機會參與製作,並由專業電影人員帶領他們共同投入製片;因此構想出讓南台灣的學員獨立完成一部影片的計畫,數位拍攝完成的《夜夜》便是本次的心血結晶。而在台南誕生的《夜夜》,依照台南特有傳統習俗--「成年禮」,在青少年十六歲時 農曆七月初七 時,在七娘媽廟,穿著傳統服飾參拜與鑽轉樓台,以承續家庭生活,即進入社會體系的責任交付。


    男主角李國毅表示,《夜夜》的完成絕對不只是演員的功勞,應該是全體的工作人員、導演、製片一起努力的成果。在拍攝《夜夜》期間,他也是還在學習的戲劇新人,能與導演、女主角林涵、以及各方聚集的電影學員一起工作,倍感榮幸。而女主角林涵表示,參與本片能與身為學員的工作人員們一起成長、熱誠參與電影,建立革命情感,感到十分高興。 

 

    本片所有的場景都是在古都台南取鏡,展示台南安平區雅致的美景,例如特色商店怪A陶的獨特天井,以及傳統廟宇天后宮別具特色的「做十六」儀式,都是讓人難忘的少見體會。主要演員李國毅、林涵、安代梅芳,都是具有大銀幕演出經驗的新生代演員。指導南方電影工作坊的師資群,包含李祐寧、林育賢、蘇照彬、陳齡慧、寶島、劉芸后、陸小芬、陳博文、杜篤之等,傳授給工作坊成員務實的電影工作經驗。期待新生代演員和影像工作者經過此次學習過程,帶給大眾更多優質的台灣電影。


~  轉載自 2009/08/14  國家電影資料館  電子報部落格

 

south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刺青周美玲坦承是同志
小她7歲的攝影師劉芸后是她生命中的重要伴侶


2007-03-20聯合報29星空捷運站記者項貽斐台北報導

        從第一部短片「身體影片」到最近的電影「刺青」,同志與性別議題一直是周美玲作品的重心,坦承是同志的周美玲表示,其實開始拍片對此還懵懵懂懂,不過後來卻是為了替扮裝、同志朋友發聲而創作,而「刺青」更是應拉子朋友的要求所寫的故事。在周美玲的創作與生活中,小她7歲的劉芸后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周美玲說,1996年她拍描述扮裝皇后故事的「身體影片」時,並沒有清楚意識到自己是位同志導演,到了2001年以同志酒吧為題材的紀錄片「私角落」時,則是順水推舟,在酒吧老闆的邀請下,與攝影師劉芸后一起記錄這群在夜間相濡以沫的同志悲喜情懷。

  獅子座的周美玲性急、敢衝,喜歡說故事;天蠍座的劉芸后冷靜、沉穩,偏好以影像思考,兩人無論在性格或是工作態度形成最佳的互補,日前「刺青」贏得柏林影展泰迪熊獎時,周美玲也特別在致詞時感謝劉芸后這位「生命中的重要伴侶」。

  電影圈女性攝影師不多,但劉芸后卻先後和周美玲、黃玉珊、李志薔等多位導演合作,尤其與周美玲更因美學氣味相投,偏好華麗的滄涼、詩意的俗豔,而在創作的路上彼此幫忙、相互提升。

  她們曾經為了拍紀錄片「擺渡」環球旅行半年,走遍希臘、羅馬尼亞、尼泊爾、西藏等地,又因為拍「豔光四射歌舞團」一起背負兩百多萬的債務,接著再一起工作還債。劉芸后說,因為周美玲讓她更能體恤人性的脆弱;周美玲也感謝劉芸后條理分明的個性,在她的生活中起安定作用,讓自己更勇敢向前衝。

  雖然「刺青」是虛構的故事,但片中楊丞琳童年的背景卻來自真實情節。拍「刺」片前,周美玲曾在拍紀錄片「九二一傳說」時訪問一群在災區長大的小孩,地震發生時他們才一、兩歲,但受訪時卻都聲稱對地震有記憶,還有一個小女孩說她的媽媽因地震時去世。不過沒多久周美玲就發現,小女孩活在自己的幻想裡,因為她的媽媽在台北活得好好的,真正阻斷親情的不是地震,而是人心。




-------------

呴~一直在談戀愛
一百年後的台灣小孩會怎麼描述她們的戀情呢?
請作答!






south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耳朵不見了,它被收在黑色塑膠袋裡,穿過清潔婦的手套
、坐上鄉公所的小卡車,靜靜躺在山路轉彎處的一座小型垃圾場
。這趟不算愉快的旅行,它第一次認識了許多餿便當、酸飲料水
、念完了影印紙上所有過期的公告事項,最後聽見的聲音不是平
克.佛洛依德,而是小黑蚊興奮的嗡嗡鳴叫,和黃色垃圾車荒腔
走板的藝術歌曲。

 耳朵是初戀情人送我的禮物,她說妳聽聽看這個,這是艾拉妮
斯.莫莉賽特,妳聽聽看她唱了些什麼。我在原本的耳朵上戴上
新的耳朵,耳朵裡有新的話,她說:怎麼了瑪麗珍/妳度過艱難
的一天/在門口掛上請勿打擾/妳又弄丟了那行隊伍裡的位子/
真慘/妳看來再也不想跳舞了。耳朵裡的聲音從漆黑的洞穴一層
一層襲來像海浪拍打海岸,海岸又回頭推出不絕的漣漪,我的腦
袋裡大洋浪潮在湧動,不得不站起身來。

 從學校的樓頂往下看,人物與他們的手腳尋常生活,沒有人知
道我的眼睛變成了電影。

 在那之前我時常向她抱怨我的日子裡每天都很吵,我穿著漿白
的制服,身體像穿了矯正架一般僵硬。矯正架是最吵的器具死命
纏著我,有時候束緊胸腰說:「不要駝背,妳以為妳的胸部很大
嗎?妳以為大家都要看妳嗎?」有時候扯開嗓子喊:「到學校不
念書要做什麼呢?不念書到加工區做女工啊?」有時候它箍著我
的牙要我忍耐、令我說出合宜的話:「外表的美貌並不持久,內
心的善良卻是永恆。」

 初戀情人驚訝地看著我因為憤怒而扭曲的臉,把頭輕輕靠在矯
正架上,一面聽那些跳針的話一面咯咯地笑。「妳知道要怎麼嘲
笑它們嗎?」我鬱悶地搖搖頭。「像這樣。」她把左手伸到我的
背後,再把左手掌和右手掌接起來,「這樣它們就會閉嘴了。」

 它們並沒有真正閉嘴,不過嘲笑它們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快樂,
現在無論是跟隨面無表情的同學走進學校,或者等待面無表情的
黑夜帶我回家,我都不再感到沮喪。

 認識初戀情人和她的耳朵之前,我時常站在公車站牌下面,故
意錯過一班又一班的公車,希望可以更晚一些回到家,但我自以
為替自己爭取到的時間,最後總是加倍報應在自己身上。一踏進
門,母親冷淡的臉已經蓄積足量的雷雨包,我的父親與兄弟怨懟
地看著我。她一開口,不只我,所有的人都要被閃電擊中,被風
捲起來,再摔到地面上。我瞠目結舌地看,她的喉嚨裡有一個巨
大的回收場,所有我犯的過錯在那裡成為萬年不化的反芻物,在
那裡面,眾多過錯堆成一個怪物我,從她的嘴裡一次一次吐出來
,她也成了一個怪物。

 有一件使我耿耿於懷的事是這樣的:國小二年級,有一回寫書
法作業不小心讓墨汁弄髒了衣服,斗大的黑點在米白色洋裝上渲
染開來。我恐慌至極,苦苦遮瞞到睡前,完全不敢告訴潔癖性格
的母親。自知不可能逃過一頓好打的我,跪在床前竟然開始祈禱
,祈禱萬能的天神幫助我,讓這些墨漬醒來時全都消失。

 當然天神沒有幫我。一早,母親大怒,在浴室門前剝光我的衣
服,雷聲轟轟地打在我頭上。她說不要看見我,要我走開。我只
穿著一條薄薄的內褲,不敢任意拿起其他衣物換穿,縮著身體躲
在客廳裡酒櫃和鋼琴中間的小角落,連哭也不敢。直到母親把那
件洋裝的污漬洗淡,走上陽台把它吊掛起來,直到她願意來理睬
我,那不知道究竟是多長多短的空檔,是我一輩子最絕望的時光


 長大之後,我曾經心血來潮地問過母親,問她當時為什麼不拿
衣服給我穿,她一臉茫然地看著我,說:「我完全不記得有這麼
一件事。」

 她不說謊,她一輩子以「對我們永遠誠實」而自豪。我瞪大眼
睛看著她。當她表達腦中記憶風景的那一刻,我就忽然了解,這
個女人有多長一段時間為自己所苦。

 她憎惡我的耳朵,她知道裡面有一種聲音幫助我抵禦她。她憎
惡所有足以使人動心之物:音樂、乳液、香水、任何踰矩的氣味
,那些不經由她的掌管,穿戴在我身上的贅物。而我因此憎惡著
週末的便服日,上學的前一晚,我蹲在樸素的衣櫃裡,看著哥哥
的T恤疊成一方豆腐皮。每當那些別無選擇的衣服穿上我,我就
跟著寬大的衣袖靜靜揮發掉了。

 我幻想有一個世界,可以隨意更迭我的髮色,可以看很多限制
級電影,可以不由性徵決定我的位置,可以自由選擇我戀愛的人
。耳朵告訴我,妳只要再長大一點,難捱的童年就會過去,它說
那時候妳的心智會很強壯,足以卸除堅固的矯正架,就算摘下耳
朵,妳也不會再聽見矯正架對妳量身訂做的緊箍咒。

 我抱著這個幻想,戴著耳朵離開了母親雷雨包、和她呼之則來
的風雨雷電,別上名牌走進地下室的舞會,接受真正可以具備情
節與細部的愛慕。我和一個短頭髮的女生跳舞,她把手貼在我的
背上,從快節奏跳到慢舞步,我的腹腔充塞著無處可走的委屈,
糊成一灘甜蜜的爛泥。我捧著爛泥快意地逃離燈紅酒綠的地下室
,心裡歎氣:啊,原來我是這樣的人。

 和耳朵在台北相依為命的日子,有很多刺激的事,還有很多無
奈的事。有一陣子的每個星期四,我會搭著長長的捷運到劍潭站
,再走一段路到新光醫院,按下十樓的電梯,探訪我的朋友。抵
達朋友之前要經過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之前是一個檢查哨,檢
查哨配備有一扇隔離門,和一枚粉紅色的門鈴。我按下門鈴,乾
淨的護士小姐會從門後面探身,仔細檢查我的背包與隨身物品,
手機、鑰匙、指甲刀,都是違禁品,它們有可能很銳利,有可能
擾亂心智。

 連帶從屬於耳朵的音樂光碟,最近鬧了大風波,病人折斷了光
碟在手腕上畫記,因此我的耳朵一併被留置在檢查哨,以防萬一
。我一清二白地走向朋友,哼著殘留在嘴上的歌,好像是陳冠蒨
還是黃小楨。

 我的朋友住在臨沂街,出事的那晚我在宿舍裡接到她囈語不清
的電話,斷斷續續重複說著些次序顛倒的字,要我一定要好好的
,然後空白好一大段,就掛斷了。我發了一會呆,手腳沒有辦法
和腦子搭上線路,幾乎沒有什麼意識地衝出門,招了計程車到臨
沂街,在蜿蜒沒有邏輯的巷弄裡找到了她租賃的房子,她的室友
警戒地從窗子對我喊叫,說她已經不在這裡,她已經被朋友帶走


 朋友是誰?帶去哪裡了呢?我頹然地坐在路邊,發現我與朋友
的交集不過是兩顆飄浪的人造衛星,不是為對方所建造,也不清
楚對方的軌道。我試著重複撥打她的CALL機,好久,終於接
到回電。是帶走朋友的朋友。她跟我說,朋友把整罐止痛藥加威
士忌推下口腔滑水道,醫生正在急診室替她清洗即將腐爛的游泳
池。

 「那我可以去看她嗎?」我這樣問。

 電話那頭的女孩聲音遲疑了一下,旋即果斷地回答:「我想現
在不大適合。」

 不適合的是我。她在療養病房打給我的電話裡,終於不想再說
一些曖昧的話:「妳都不愛我了我還活下去做什麼?」我回不了
她的話,掛上話筒走回座位,把耳朵戴上,音量旋到最大。

 十樓的病房總是很安靜,下午的探訪時間裡,大廳有人三三兩
兩在看電視、打電話,放送器裡傳來淡淡的鋼琴曲。朋友情況穩
定下來之後,從兩人房轉到了四人房,隔壁病友的家人也來了,
坐在床邊低低碎碎地說話。朋友見到我來,笑逐顏開,端了一杯
水,示意我坐下。我有時說一些外面的事,有時看她寫給我的信
箋,有時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直到落地窗外的天色黑盡,所有地
面的燈一起亮了起來。

 諸如此類的事件堆砌著我的日子,像樂高堆積木。一個月當中
會有幾天,我的積木堆被抽走了致命的一塊,整堆垮了下來。那
些早晨,我睜開眼睛就開始流淚,看著時間穿越空間的縫隙,而
我無計可施。我沒有求助任何人,當然也不可能打電話回家,我
該跟母親說些什麼呢?說我的人造衛星,我腹腔的甜蜜爛泥,還
是我的耳朵呢?

 我沒有打電話回家,卻接到了母親的電話。手機螢幕上的小字
像機場的告示標語,從左邊流到右邊,在母親的來電顯示快要流
走的時候,我終於按下通話鍵。她依舊沒有等我說什麼,自顧自
打著雷,怪我出了門就是斷線的風箏,怪我逼她做一個孝順的媽
媽,淪落到要打電話向女兒請安。那些雷在我頭頂,忽然下起了
細細的雨,我聽著她連珠炮一樣地問我最近究竟在混什麼,說隔
壁的王老師是個小心眼的女人弟弟又交了新女朋友,按住話筒坐
在地上,我忍不住真的大哭了起來。

 於是我打包好兩坪的小宿舍,到郵局把它們一份一份寄回去,
再把自己送上老是漂浮著消毒水味的國道客運。這不是交通的尖
峰時段,看兩部電影,或者聽幾張專輯,應該就可以愉快地回到
家裡吧。這次離開台北,就不想再回去了。我一面這樣想著,一
面習慣性地把手伸進背包,想翻出我的耳朵戴上,度過我的舟車
時光。這才發現,耳朵不見了。

 我的耳朵不見了,它不在我的背包裡,也不在我打包的紙箱裡
,我空空的耳膜裡嗡嗡作響,聽不到什麼確切的、充滿意義的聲
音。車窗外面有救護車鳴著笛呼嘯而過,而我再也不能躲到耳朵
的小星球裡,等待「一切安全」的廣播指示了。帶著那些悱惻輾
轉的故事,耳朵究竟要到哪裡去呢?它離開了我,我願望有人把
它拾起,願望耳朵陪伴他,在他長大之前,也替他保護一些珍貴
的祕密。







【原載於2007/12/27自由副刊】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dec/27/today-article1.htm
*插圖/吳孟芸

south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5月來了
動畫所將舉辦一系列的專題演講
邀請大家來參加

第一場 
        5/ 7 (一)19:00 
        科幻電影之發展與相關知識
           黃國恩博士主講 
        地點:數位中心 遠距教室
       (就是我們昨天早上的上課地點!)

 


south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杜篤之變魔術 電影更聲動

■記者李光爵╱專訪
■記者陳建宏╱攝影 


  資深錄音師杜篤之昨日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藝獎,他是該獎項成立電影類以來,第一次的得獎者,杜篤之覺得這對他來說是至高榮譽,談到他三十多年的錄音心情,以下是訪談紀要:

southmo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